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2019陆家嘴论坛会刊】2020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新起点

【2019陆家嘴论坛会刊】2020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新起点

2019/06/13

2019陆家嘴论坛6月13日开幕。本届论坛以“加快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上海高级金融学院作为首席学术支持单位,为论坛提供全方位支持。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学教授严弘日前受邀为2019陆家嘴论坛会刊撰稿,就“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这一话题撰稿,分享观点。

2020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新起点

金融是经济引擎的润滑油,是经济发展的命脉。一个现代化的、开放的金融体系是中国迈向经济强国必不可少的支撑,有助于优化资源配置和推动创新发展,进而提升整个社会的福祉。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成为中国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和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地位的支柱,是国家的重要战略,也是上海的历史机遇和使命。

2009年国务院通过《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下称“19号文”),明确了上海至2020年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 在过去的十年里,上海在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取得了大幅的提升。根据国际最知名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中的排名由2009年的第35位迅速上升至2019年的第5位。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专题研究组近期完成的一份有关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程的评估报告(下称“报告”)指出,上海目前已形成了格局完整、品类齐全、交易活跃的金融市场体系,与境外市场的互联互通在不断增强,市场参与者结构也在逐渐丰富和优化。同时,上海集聚了功能覆盖全面的各类大中型金融机构,在金融信息、服务和基础设施等方面形成了良好的基础和丰富的生态。随着国家金融开放政策的落实,海外投资机构近年来也有更多的机会参与主要的金融和要素市场,并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

报告认为,基于全球金融体系的演变历程和当前格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目标可分为三级:初期目标为在资本账户及金融制度尚未完全开放条件下的主要国际金融中心(即“19号文”的目标),中期目标为资本账户和金融制度充分开放条件下的开放国际金融中心(如东京),长期目标则为与现在的纽约和伦敦鼎足而立、处于全球金融体系的中心和领先地位、覆盖以中国为腹地的整个亚洲经济板块、辐射全球经济和金融活动的全球国际金融中心。

运用一个综合金融市场与服务中的结构规模、功能效率、国际化、创新与影响力等维度以及金融发展环境的评估框架,报告得出的初步结论是,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面已完成或基本完成“19号文”提出的建设金融市场体系、完善金融机构和业务体系、提升金融服务水平和改良金融发展环境等四个方面的大多数任务,其余需要进一步完成和继续推进的任务或与人民币国际化的现状相关,或已有相关政策指导和行动部署以保证在未来一两年内得以完成。

2019年1月,人民银行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年)》(下称“计划”)。“计划”提纲挈领,从加快金融改革创新、提升金融市场功能、健全金融机构体系、聚焦国家发展战略、扩大金融开放合作、优化金融发展环境等多维度阐述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未来两年中的主要任务和措施,明确到2020年,上海将基本确立以人民币产品为主导、具有较强金融资源配置能力和辐射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场地位,并基本形成公平法治、创新高效、透明开放的金融服务体系。

然而,2020年只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是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转型提升,上海乃至中国的金融体系进一步开放升级的新起点。中国金融研究院的报告阐述了上海金融市场结构的均衡、市场定价机制和交易功能的有效性、金融衍生品市场和交易所之外的场外市场的发展等方面所存在的问题,并指出中国的金融机构和业务的市场化程度以及核心竞争力还有待加强,以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为代表的资产管理行业和保险行业的规模和渗透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从国际化的角度来看,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性的现状和金融体系的相对封闭是上海向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中长期目标迈进的主要制约。相对这些目标,市场、机构和业务的国际化程度都有待提升;金融监管需要向先进的和国际化的理念和模式转变,以便于金融服务水平的改进;金融法律和税收体系也需进一步完善。

报告通过对120多个指标的评估,就金融市场和服务方面的规模与层次、功能与效率、国际化程度三个维度将上海与纽约、伦敦与东京这几个主要的、有实体经济支撑的国际金融中心做一比较,在下图中较为直观地体现上海作为全球性金融中心的发展程度。

此外,报告还指出,上海的营商环境近年来有很大的改善和提升,城市基础设施的排名已经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为吸引国际金融机构和国际化金融人才提供了良好的条件。然而,香港的低廉税率和深圳的人才优惠计划也对上海吸引高端金融机构和人才带来一定的挑战。

亚游集团|官方网站www.ag81231.com|首页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具体实践来看,借助政策的引领和调整,引入更多国际化的金融服务机构、扩大外资金融机构经营范围、提高持股比例等措施可以在短期内取得比较明显的成效。在直接影响到金融市场有效性的体系建设方面,则还涉及到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比如,优化金融机构治理结构以提高其服务市场和客户的效率、完善金融监管的体系和职能等,要在短期内取得显着成效具有一定的挑战,需要有充分的政策指引和改革决心。这些可以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科创板注册制试点、自贸区新片区建设等上海发展的三大国家战略的“东风”下借势推进。

从长远来看,建设离岸金融市场及全球财富配置平台、发展服务实体经济的场外业务,都是非常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举措,对于提升整体金融市场的有效性和金融服务行业的专业性都极为重要,也是全球顶级的国际金融中心所必须具备的特征。

对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可能存在的风险,中国穿透式的监管模式对于建立全息金融监管体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通过金融科技的发展,包括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可以提升监管科技的积极作用,对包括跨境业务、场外市场交易中可能出现的风险提供有效的防范。

针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集聚人才、提升发展环境的目标,作为上海市政府依托上海交通大学创办的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及其相关的中国金融研究院在这方面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学院于2009年成立伊始,其宗旨就是要服务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家战略。在过去的十年里,学院为市场提供了数千名的金融人才,其中有相当部分为国际化、专业化程度较高的高端人才。今后,学院和研究院将继续为金融市场和机构进一步提升国际化、专业化程度提供相应的教育与培训服务和研究与智库支持,用科学的方法和严谨的逻辑为有关部门和机构提供信息咨询和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