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家团队 >> 教授见解 >> 【FT中文网】中国应尽快加强电子烟市场监管

【FT中文网】中国应尽快加强电子烟市场监管

2019/03/14

3月14日,FT中文网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市场营销学教授陈歆磊的观点文章,他在文章指出,中国应及早完善对电子烟的全面监管,此举不是为了消灭这个市场,而是为了正确扶持这个市场。

中国应尽快加强电子烟市场监管

2019年的第一个风口,是属于电子烟的。

今年1月15日,罗永浩为前锤子科技核心成员朱萧木站台,宣布其创设的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已推出首款产品。1 月 20 日,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宣布其创办的“YOOZ柚子”牌电子烟开始现货发售,朋友圈日营业额高达500万元人民币。1月27日,由同道大叔董事长章晋源、微媒控股董事长兼CEO李岩等人共同推出的电子烟品牌“灵犀LINX”开始预售。

不同于其它舶来品,现代电子烟实际上是中国人发明的。2004年,北京如烟公司创始人韩力申请专利并率先生产电子烟。但是那时的电子烟市场发展并不如意,无奈之下,韩力最终将专利转让给了英国帝国烟草公司,结果电子烟在欧美市场迅速发展。根据BISResearch的研究报告显示,预计美国到2025年电子烟市场价值将增长至超过201.7亿美元,从2015年至202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估计为22.5%。

多年来,针对吸食电子烟是否存在健康危害的说法不一。

www.ag81231.com|首页支持者认为,电子烟不含焦油且能有效帮助戒烟。2011年4月,发表在《美国预防医学杂志》上的《电子香烟作为戒烟工具》的研究报告,论证了电子烟可能作为一种有效的戒烟方法且值得进一步深入研究。然而,随着医学研究的深入,对于电子烟是否能够帮助戒烟的质疑声越来越多。名为《电子尼古丁传递系统是否有助于吸烟者戒烟?针对美国成年吸烟者的前瞻性研究,2015-2016年》的研究报告中显示,不使用电子雾化设备(电子烟)的美国成年吸烟者成功戒烟的概率是使用过电子雾化设备群体的两倍多。同时,电子烟所带来的健康隐患也被逐渐曝光。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教授Mark L. Rubinstein所写的论文《针对青少年接触电子烟中有毒挥发性有机化学物质的研究》中揭示了电子烟在工作过程中会释放致癌物,其中包括重金属和口味添加剂中的有害成分。相关研究也表明尼古丁会对青少年大脑产生危害——哈佛大学儿童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早期暴露于有毒物质损害脑结构:第4号工作文件》中显示,摄入、吸入或通过皮肤吸收尼古丁会对婴儿与儿童有毒。此外,在婴儿至青少年发育阶段,接触尼古丁可能会产生多种不良健康影响,其中包括脑部与肺部的发育受损。

除了健康隐患,美国这些年的市场经验明确告诉我们,电子烟的最大危害在于吸引青少年尝试电子烟并对此上瘾。

电子烟从一开始就是个带有互联网思维的产品,自然而然地瞄准了年轻人。

电子烟公司将吸食电子烟包装成一种时尚行为,对爱猎奇的青少年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据Forbes报道,斯坦福大学的罗伯特?杰克教授和团队在研究了Juul超过2500条推文、400条Facebook与Instagram帖子以及Juul网站中材料后发现,该公司的营销显然针对年轻人。最明显的是从2015年中期到2016年,该时期的Juul广告通常选择富有吸引力的年轻模特穿着时尚潮流服饰,广告内容上大多是社交、娱乐场景中吸食Juul的画面。杰克教授还表示,Juul早期发布会和派对经常举行免费品尝活动、邀请年轻人喜爱的乐队,这使得吸食Juul像是休闲娱乐活动。

此外,厂家在产品的造型、颜色上下功夫,还推出多种口味来吸引青少年。研究表明,一直以来调味香烟对年轻和新手吸烟者群体有更强的吸引力。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研究人员James Tsai和Kimp Walton等联合发表的《美国高中与初中学生使用电子烟的原因调查,2016年》中显示,美国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最常见原因是“朋友或家人正吸食它们”(39.0%),“它们有不同口味,如薄荷、糖果、水果或巧克力”(31.0%),“它们比其他形式的烟草如香烟危害更小”(17.1%)。此外,北卡罗来纳大学教授JK Pepper等人联合发表的《青少年尝试调味电子香烟的兴趣研究》中也揭示了糖果、水果和薄荷醇味的电子香烟对青少年的吸引力超过了烟草或酒精味,这部分是因为青少年误认为调味电子烟具有较小的危害性。

做广告,生产不同口味,而且电子烟还可以走线上渠道,邮寄销售。这些对传统香烟都是明令禁止的。而且由于不用缴纳特种税,电子烟的价格也较为合理。

这些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电子烟在青少年中的迅速扩散。华尔街日报2016年12月的一份报道显示,2011至2015年期间,美国中学生吸食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900%。高中生吸食电子烟的人数占比从2017年的11.7%增加到2018年的20.8%,增幅高达78%。达特茅斯学院Norris Cotton癌症中心研究人员发表在PLOS ONE上一份名为《量化分析电子烟对美国全民健康的益处与危害》的研究报告中估算:2014年,电子烟帮助了约2,070名吸烟者在第二年成功戒烟,但是同时将会有168,000名从未吸过烟、年龄在12到29岁之间的人,在尝试电子烟后开始吸烟并且在35到39岁间成为重度烟民(daily users)。

面对电子烟带给青少年的不良影响,美国已逐渐建立全面的联邦、州和地方政策体系来监管电子烟。

自2009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开始对各种传统烟草进行监管。但直到2016年8月起,FDA才最终确定将监管范围扩大至电子烟等新兴产品,政策包括:禁止向21岁以下消费者出售电子香烟和烟油;禁止销售尼古丁浓度超过一定量(例如超过40毫克/毫升)的电子烟和烟油;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电子烟广告进行限制;对电子烟和烟油征收州消费税,以实现与其他烟草制品相同的税率,并将税收保持在足够高的水平,以此来阻止青年人开始和持续使用电子烟等条款。

据The Hill于今年1月19日报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表示,除非明年青少年吸烟率有所下降,不然电子烟在美国市场的发展未来不容乐观。此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表示,如果相关公司不停止向年轻人推销电子烟类产品,他可以预见到整个电子烟类产品将从商店货架上被撤走。

事实上,美国并非唯一对电子烟有相关管制的国家或地区。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泰国、巴西、新加坡、加拿大、新西兰和日本等国对电子烟都有相关的管制条例,部分是全面禁止,部分是有条件禁止。

中国必须吸取欧美等国的经验教训,在危机显露前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对电子烟实施监管。

从现象上看,电子烟在中国正被包装成带有互联网元素的产品进行推广。2019年开年以来,罗永浩为朱萧木站台、前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创立电子烟品牌并在朋友圈出售,都显示出电子烟所被赋予的互联网元素。而互联网元素对年轻人尤其是青少年的效果是明显的。

一直以来的普遍观点认为,电子烟不属于《烟草专卖法》监管范围,监管机构也未针对电子烟另行出台相应法规,因此国内大多电子烟处于 “三无”状态。直到2018年8月底,国家烟草专卖局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通告》,明确规定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并呼吁社会各界共同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这是可喜的一步。但是作为吸烟大国,中国应该借鉴美国的经验,及早完善对电子烟的全面监管,包括产品设计,广告宣传,销售渠道,从而有效遏制其在青少年中的扩散。这样做,不是为了消灭这个市场,恰恰相反,是为了正确扶持这个市场。

原文链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1856?adchannelID=&full=y